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中日本草文化的交流与变异:《本草纲目》与《本草图谱》大有不同

2023-06-14 20:10:21 1304

摘要:江户时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金陵本传入日本后,对日本的本草学影响极大,吸引了一大批日本学者参与到对《本草纲目》的注解、考证和研究工作中。他们立足于中日医药文献的对应比较,参照《本草纲目》的著述方式,吸收其医药知识,结合日本的实际情况,撰写...

江户时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金陵本传入日本后,对日本的本草学影响极大,吸引了一大批日本学者参与到对《本草纲目》的注解、考证和研究工作中。他们立足于中日医药文献的对应比较,参照《本草纲目》的著述方式,吸收其医药知识,结合日本的实际情况,撰写了大量本草类著作,掀起了日本本草研究的热潮,并形成本草药性研究和本草物产研究两大流派。在本草物产研究中,本草图像的绘制受到重视,在此方面成就突出的岩崎常正,耗费20余年完成了巨著《本草图谱》。该书收集植物2000多种,堪称日本本草图像的集大成之作。

编排体例相似绘图数量样式不同

《本草纲目》将药物分矿物药、植物药、动物药。《本草图谱》则只收录了植物药。仿照《本草纲目》植物药的编排体例,《本草图谱》也分为草部、谷部、菜部、果部、木部、服帛部,下列各类与《本草纲目》相同。但在图像的数量上,《本草图谱》更为丰富。这是因为,《本草纲目》附图主要是为了描绘药物的基本形态,一药一图,《本草图谱》采用了一药多图的绘制方式,描绘了来自不同产地、处于不同生长阶段的同一种药材的多种形象。如对于“莲花”,《本草纲目》中是一图,《本草图谱》中分别绘制了来自日本各个产地的、不同品种的莲花,有藤壶莲、蜀红莲、云上莲等几十种。还增补绘制了其他国家、地区出产或书籍中有所记载的植物图像,如出自清代馀庆远所著《维西见闻记》的“佛掌参”图像,出自清康熙年间出版的《秘传花镜》的“土参”图像,这些图像都是《本草纲目》附图中所没有的。一物多图和多来源汇集图谱大大增加了《本草图谱》中植物类药材图像的数量。

《本草纲目》金陵本附图版框高20厘米,宽13.8厘米,每页分上下栏,绘药图4—6幅,每图宽4—7厘米,高不足10厘米。《本草图谱》版框高约22厘米,宽约15厘米,每页一图,与《本草纲目》相比,画幅尺寸更大。《本草图谱》不仅画幅尺寸较大,还把药材的各个部分逐页写生绘出,画幅用一整页甚至多个连续的页面来表现药材的一个局部,因此,细节描绘更为详备。在绘图形式上,《本草纲目》重视提炼特征,简率写意。如《本草纲目》中的“莲藕荷”,在单页上绘制了藕节,荷叶、莲蓬、莲花的全株形态,方寸之间,构图合宜,比例合理,形象易于辨识,概括提炼对象特征的能力非常强。《本草图谱》为对物写生之作,更注重对药物实际形态和细节的描绘。如在有关药材“莲”的部分,分10页描绘了莲实、藕、莲薏、藕节、莲叶、莲花、莲房等各个局部,相当于用局部放大的构图方式,在画面容量十分充足的情况下,具体而微地描绘出各个药用部位的形态细节。在表现形式上采用工笔双勾填彩或没骨染色画法,比如“藤壶莲”一图,以细笔勾勒筋脉,以湿笔晕染花瓣,由浅入深,敷色亮泽丰盈,润而不洇,线条纤细高雅,造型雍容华美,秀逸动人。

吸收西方绘图方式和日本浮世绘手法引发差异

为何《本草图谱》编排体例仿照《本草纲目》,而图绘形式却发生了显著的变化?首先是西方植物绘图构图方式的影响。江户时代后期,西方自然科学知识通过荷兰传播至日本,称为“兰学”。岩崎常正所在的小野兰山学派本草学术圈与日本兰学家交往密切,通过兰学家宇田川玄真,岩崎常正接触到西方植物学著作《物印满草木谱》,并了解了西方植物绘图方式。西方植物绘图要求物象结构清晰,细节精确,通常把植物分解为若干部分进行绘制,画面中心描绘出植株最具特征的部分,四周空白处添加几个局部放大和分解图像,描绘出各部分的细节。这种绘图方式给岩崎常正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将《物印满草木谱》中“番红花”“甘松”“白豆蔻”“草豆蔻”“肉豆蔻”等一一绘入《本草图谱》。这种分解和局部放大的构图方式还对《本草图谱》的其他部分绘图产生了影响。如上述的“莲”的各部分分解图,芳草类中的杜若、山姜、高良姜、姜黄等的绘图都用到了类似的画法。

在表现方式上,《本草图谱》还借鉴了日本“浮世绘”艺术的创作技法。“浮世绘”是日本江户时代盛行的描绘四季风景、名胜古迹、戏剧人物、世俗生活的风俗画。物象造型重视线描,画面基本没有光影明暗等立体效果,主体突出,色彩清新,明净雅洁。构图方面,在描绘容量较大的内容时,常使用续绘的构成手法,采用连续的版面把几幅同主题画作片段拼接成一件完整作品。《本草图谱》无论从画面的线条、色彩、风格表现、续绘手法来看,都与浮世绘有明显的相通关系。《本草图谱》最早出版的数卷采用的是木刻版画的形式,图像首先采用纤细的线条工笔双勾描绘出轮廓,然后交给刻工根据线稿雕刻出线版,线稿印刷完成后,再交由画工施彩。后来出版的各卷为手绘。手绘作品无须再雕刻线版印刷,有的画面省去线描双勾轮廓这一步骤,直接用色彩晕染出药材形态,依势行笔,意在笔先,对药材的枝叶、花果、根茎、色彩、纹理的描绘都很精到,与浮世绘大师喜多川歌麿《精选昆虫图录》中的花果植物作品有异曲同工之处。续绘的构图手法在《本草图谱》中也得到了广泛使用。

《本草纲目》的东传给日本本草研究注入了新鲜血液。日本《本草图谱》根源于中国本草文化,借鉴了西方植物绘图方式和日本浮世绘创作手法,形成新的表现形式,并逐渐向植物学、动物学等近代生物学发展,异质文化交流促进了本草图像从同一性走向差异性,随着全球文化交流的进行,本草文化在世界范围内可能会有更为多样化的发展。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中国古代本草艺术图像研究”(17YJA760070)、江苏省教育厅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项目“明代彩绘本草图像艺术特征研究”(2016SJB76010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常州大学艺术学院、常州大学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基地)

原标题:从《本草图谱》看中日本草文化交流与变异现象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卫华

声明:本文图片来源于“东方IC”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公众号cssn_cn,获取更多学术资讯。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