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向李时珍学防疫——《本草纲目》怎么说

2023-06-16 12:40:51 430

摘要:自2019年12月以来,湖北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 in 2019, COVID-19),短短2个多月时间迅速在全国流行,并波及20多个国家和地区。为控制疫情蔓延,在缺乏针对性抗病毒药物的紧急情况下...

自2019年12月以来,湖北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 in 2019, COVID-19),短短2个多月时间迅速在全国流行,并波及20多个国家和地区。为控制疫情蔓延,在缺乏针对性抗病毒药物的紧急情况下,中医药在第一时间发挥了不可或缺的防治作用,根据疾病特点及患者具体的症状体征,分期辨证施治,在预防疫病发生、改善患者症状、促进疾病转归等方面都具有良好的应用基础。

自古以来,中医药在疫病的防治上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湖北省是此次疫情的重灾区,李时珍作为湖北医家的重要代表,郭沫若先生称其为“医中之圣”。他呕心沥血三十年,访遍鄂、川、湘、赣、皖等地名川大山,集历代本草著作之精华,编撰的皇皇巨著《本草纲目》,更是被誉为“东方医药巨典”,还于2011年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难怪王世贞在序言中赞叹此书“实性理之精微,格物之通典,帝王之秘录,臣民之重宝也”,即使过去百年,这部东方医学巨典也仍然对今天的我们有着深远影响。李时珍的故事家喻户晓,然而李时珍的时代是如何防治疫病的,面对疫情肆虐《本草纲目》中有哪些值得我们借鉴和思考,希望通过学习古人的经验智慧,期望对COVID-19的预防、治疗、康复等应对措施,乃至今后突发疾病防疫工作的开展提供借鉴。

1 饮食失宜,病从口入

据报道,此次肺炎爆发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关系密切,当前新型冠状病毒(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SARS-CoV-2)的序列已确认与蝙蝠冠状病毒RaTG13相似度高达96.2%,另外在穿山甲中也检测到了高度相关的病毒基因叠连群,极大作为中间宿主参与病毒基因变异后传播到人类。这场由食用买卖野生动物带来的灾害,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早有警告,如伏翼(蝙蝠)“性能泻人……治病可也,服食不可也”,鳞鲤(穿山甲)“性味咸、寒,有毒,其肉甘、涩,味酸,食后慢性腹泻,继而惊风狂热”,狸“正月勿食,伤神”,还特地强调蝙蝠“仙经以为千百岁,服之令人不死者,乃方士诳言也。陶氏、苏氏从而信之,迂矣。按李石续博物志云:唐·陈子真得白蝙蝠大如鸦,服之,一夕大泄而死。又宋·刘亮得白蝙蝠、白蟾蜍合仙丹,服之立死。呜呼!书此足以破惑矣。”(《禽部·伏翼》)可叹,四百年前李氏就书写更正蝙蝠延年益寿的谬误,认为可破除迷信,但时至今日仍有人服食,实在令人惋惜。

此外,李氏还特别强调饮水卫生,认为“水之性味,尤慎疾卫生者之所当潜心也”,“须取其土厚水深,源远而质洁者,食用可也”。并指出水源污染对人体的危害,提出饮用开水,防止病从口入:“凡井水有远从地脉来者为上,有从近处江湖掺来者次之,其城市近沟渠污水杂入者成硷,用须煎滚,停一时,候硷澄乃用之,否则气味俱恶不堪。”(《本草纲目·水部》)除此,李氏还记载了一些饮水防疫的方法,比如“腊旦除夜,以小豆、川椒各七七粒投井中,勿令人知,能却瘟疫”,或是“元旦以大麻子三七粒,投井中”,古代饮水多从井中打取,将药物投入井中能起到集体预防效果。

2 空气消毒,隔离防护

根据国家卫健委国家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COVID-19的传播途径为经呼吸道飞沫和密切接触传播,以及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气溶胶情况下存在经气溶胶传播的可能。

李时珍也认为瘟疫由口鼻而入,故收纳记载了多种药物燃烧产生烟雾,进行空气消毒的方法。如李时珍认为艾叶温中除湿、散寒止痛,“疗一切鬼气”,可灸用:“医家用灸百病,故曰灸草”;可熏蒸:“悬于户上,可禳毒气”;可做食疗:“嫩艾作菜食,或和面作馄饨……治一切鬼恶气”;可单方服用:“煎服取汗”可疗时气温疫;可配伍运用:其子与干姜等份制蜜丸能“治百恶气”(《草部·艾》)。还有用苍术火烧烟薰,可以避邪气、驱疫毒,“故今病疫及岁旦,人家往往烧苍术以辟邪气”(《草部·术》)。还有乳香也能治疗毒气内侵,《纲目》收载孔氏宣圣之方:“每腊月二十四日五更,取第一汲井水浸乳香。至元旦五更温热,从小至大,每人以乳一块,饮水三呷,则一年无时灾。”或者与降香末、枫等分为丸,点燃烟熏之,也有同样的效果(《木部·薰陆香》)。还有“沉香、蜜香、檀香、降真香……并烧之辟疫”,“钓樟叶置门上”以辟疫,佩雄黄以“辟百邪”等。现代药理研究也证实艾叶、苍术等芳香类药物能增强人体的免疫机能,具有抗细菌、真菌、真菌,抑制病毒活性和呼吸道粘膜免疫保护等作用。

COVID-19致病力强,传染性高,除了做好环境消毒,降低病毒扩散范围,还应该进行隔离防护,减少病源接触,切断疾病传播途径。要做到及时洗手消毒,保持个人卫生。《本草纲目》中记载:“天行疫瘟。取初病患衣服,于甑上蒸过,则一家不染。”为了防止瘟疫传染,李氏主张对患者衣物进行消毒,以切断传染源。这种高温消毒法极为先进,吴有性的《温疫论》中未有提及,就是西医的高温消毒法,也比李氏的高温消毒法要晚两百年。另外,李氏还十分注重皮毛的御邪防护作用,主张药物煎汤洗浴皮肤,增加抗病能力。如用“白茅香、茅香、兰草并煮汤浴,辟疫气”,“天行疫疠,常以东行桃枝煎熬汤浴之,佳”,“时疫流毒攻手足,肿痛欲断,以虎杖煮汁渍之”,等。

3 药食同用,内外兼治

《本草纲目》收集药物1892种,其中用于防治瘟疫的有140种。这类药物除了虫部,其余15部均有分布,用药之广,在16世纪前实属罕见。书中总结创立了一系列疫病内外防治的方法,包括汤药、艾灸、敷贴、酒服、食疗等,不仅对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防止瘟疫的传播流行起到了重要作用,其预防为先的观点对中医预防医学的理论和实践也有重要影响,至今仍有实用价值。

(1)汤药法 李氏收集了不少有关药物预防的单、验方,并附有详细的制法和用法。如用桃仁、茱萸盐炒嚼服防预防瘴病,大蒜捣汁服治时气温病,蔓青饮汁预防时疫,丹砂蜜丸防疫疾,柏叶末日服避时气瘴疫,等,囊括了汗、吐、和、清诸法,大大丰富了中医学预防瘟疫的内容。

(2)酒服法 酒味甘辛,性热,通血脉,行药势,古人认为酒能杀百邪恶毒。《本草纲目》中还收载有大量的药酒方,如屠苏酒(赤术、桂心、防风、菝葜、蜀椒、桔梗、大黄、乌头、赤小豆),椒柏酒(花椒、侧柏叶),豉术酒(大豆豉、白术),松叶酒(松叶),虎耳酒(虎耳草),石燕肉酒(石燕肉)等。有学者观察李时珍药酒对免疫器官质量和淋巴细胞转化的影响,发现药酒能增加小鼠脾脏指数,加强淋巴细胞转化率,对细胞免疫功能有一定的增强效果。

(3)食疗法 《纲目》中收录许多药食同源防治疫病的食疗方,有稷“米为末,顿服之”,“辟除瘟疫,令不相染”;赤雄鸡“冬至日……作腊,至立春日煮食至尽”,取其色赤“得离火阳明之象”意;还有马齿苋“六月六日……晒干。元旦煮熟,同盐、醋食之,可解疫疠气”,等等,操作简易可行,利于实施推广。尤其是COVID-19患者出院后,大病初愈,元气亏虚,可以选用《本草纲目》中食疗药膳以培元固本、调理身体,如“薯蓣粥补肾精,固肠胃”,“萝卜粥消食利膈”,“胡萝卜粥宽中下气”,“莙荙菜粥健胃益脾”,“枸杞子粥补精血,益肾气”等,可以根据自身具体情况恰当选择。

《本草纲目》中还介绍了“导引发汗……开玄府而逐邪气也”,“大蒜膏贴合谷穴”以治诸风,“葱白炒热熨脐”治伤寒热病等方法,简易可行,方便有效。黄璐琦院士认为,中医汤药、艾灸、耳穴、敷贴等可以增强患者体质,加强康复,打出中医组合拳能更好地为抢救病人搭好平台,赢得时间,中西医协同起效,可以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从历史上看,中国是个流行病多发的国家。据不完全统计,从公元前七世纪起的两千余年间,中国疫灾的发生呈逐渐增加并且加速发生的特征,中医学对疫病的认识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李时珍有关疫病的记载,很多都是具有开创性的,如空气消毒法、蒸煮消毒法、药浴预防法、食物预防法等,至今仍有实用价值。不仅极大地充实了温病学理论和实践,而且对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防止瘟疫的传播流行起到了重要作用,对后世瘟疫学说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尤其是其中高度体现了防治结合、防大于治的“治未病”思想,值得我们重视。希望这些先贤们的宝贵经验和教训能够给我们以启示,早日战胜威胁全人类健康的巨大敌人。

【本草中国特约作者】:王平,二级教授,中医内科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现任湖北中医药大学副校长、老年医学研究所所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中管局内经学重点学科带头人、老年病中药新产品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国家中医药领军人才支持计划“岐黄学者”、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第三届湖北中医名师、湖北省医学领军人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